2018年6月29日 星期五

[對話] 我的大叔

『不會開除你的,這麼大年紀,聽到對方說喜歡我就開除對方,這本身很幼稚。
開除你以後,在社區要是巧遇還要假裝不認識,光是想到我現在就覺得消化不良。

除了你以外,我的人生中也滿滿都是尷尬到不想見的人,我不想繼續添加那種人。
就算是為可憐承受著那些人在生活的我,我不想再製造這種關係。』

我的大叔(片段)

--02誘惑--

東熏:
『你以為我對誘惑的抵抗力很強,所以至今都沒有闖禍嗎?
是因為之前我沒有遇到被誘惑的情況。
所以我不懂,我是不是對誘惑有著很強的抵抗力。』

--06 身體--

東熏:
『我拖著千斤萬斤重的身體,去上不願意去上的班。』
和尚:
『你的身體也就是120斤,千斤萬斤的其實是你的內心。』

--07 好人--

知安:『有錢人很容易當好人。』

--09 挨罵--

東熏:
『聽到別人罵人,就不要轉告那個挨罵的人,就假裝不知道吧。
在你的立場,或許誠實以告就是友情的表現,
但大人之間卻並不如此。

假裝不知道就是義氣、是禮儀,
多此一舉說出來,會讓對方避著妳。
知道我受了傷的人,我覺得跟那種人往來不舒服、不想見。』

『沒有人知道就可以了。那就什麼都不是了。』


寫在2018下半開始之前

休息即將進入尾聲,回顧一下今年上半年發生的事情。

去年12月在公司發生了一件很令我憤怒的事件(MBO),
雖說可大可小,但對我個人而言,殺傷力是很大的。
盛怒下提出了抗議(感謝當時陪在我身邊的好同事DJY),
但沒有收到Gen正面及真誠的檢討及抱歉,現在想起來是非常的氣憤。

那週假日上了網,剛好,就這樣投了一封履歷出去。
真的是命運的安排,沒想到我就在今年2月去STDF報到。

報到後,意外的開啟了我的睡前梅酒之路~

中間發生了什麼事情,我想就不多說了,總之就是....

後來我還是決定在5月底離開了....燕麥爺爺掰掰~(揮手)

6月,開始接送孩子放學,重新調整自己的習慣和作息~
6月,思索著什麼是我要的生活~什麼是我接下來想做的事情~
要不要去運動中心報名一些課程?買個游泳券?
要不要學彈吉他?
想了很多,思考很多面,
於是還是重新編輯了履歷,以重新出發擺在優先第一位~

這就像是熱愛唱歌的我,以前放假就想跟三五好友去KTV飆歌,
隨著年齡的增長,大家進入了職場、有了家庭和小孩,
現在拾起麥克風,面對點歌看板,卻對將聲音從口中送出,感到熟悉又陌生~

我常想,我的『產值』是什麼?怎樣才能將自己的『產值』發揮到最大?
另一半卻笑說家庭成員的價值絕對不是用『產值』來做衡量的。

也是。

說來好笑,接近不惑之年的我,
還在思考什麼人生的方向,真是太晚了也太丟人了~

這個6月整體過的算是很開心,留了很多的汗(天氣實在是太熱了QQ)
還不想結束呢!就即將畫下句點(或是又是一個新的頓號?)

不管怎樣,祈求神明給我信心和力量去面對未來的一切~
懷挺!!


-- 不用在乎別人的評價,你又不是開淘寶的 --

By 小丸子驚世語錄